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关于爱彼

拿到两块cODE11.59之后,我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很久。我在想,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、从哪一个款型开始关注 Audemars Piguet爱彼表的?
 Philosopher!就是它!那还是1980年代,天真和纯粹的想法充斥着钟表业,虽然 Gerald Genta已经功成名就,大多数钟表设计师还是在土生土长的原生态中工作,市场上的产品也都大同小异。
这个时候,又轮到爱彼发声音了: Philosopher——单指针,浓烈的怀表风格,甚至还有个吊环,可确确实实是一只腕表—一只叫“学家”的另类腕表。这样的设计,敢?别说80年代,就算换了今天,了爱彼还有谁敢!

去年11月27日,应爱彼之邀,作为经过精挑细选的个别几个全球媒体之一,我来到 Le Brassus的爱彼表总部来预览新表。爱彼为我们的行程做了精心准备:到达总部的第一站,不是忙着看新表。而是去爱彼博物馆看古董表。这一次,彼重点展示的几款古董表,没有牌引以自豪的高级复杂功能,却有独特的外观设计,以及一些共同点—细窄的表圈、较大的表盘开口、表圈上的刻度、纤细的指针、造型各异的表耳。

看完古董表,我们被直接带到了机芯生产部门,先看两款已在生产中的机芯:自动大三针的4302和自动计时的4401。最后,我们被带到会议室,听爱彼表总裁亲自介绍新表的设计理念和技术特点,直到这一刻,全系列CODE11.59才呈现在我们眼前(详细内容请参阅本刊2月出版的《Chronos设计》专刊的封面故事)。
这是我经历的一次颠倒顺的新品预览。一般的新品展示会都是从看新表开始,最后才去参观机芯厂的。这一来,我再次感受到爱彼表的大胆和独特的哲学。先看古董表,让我们感受到爱彼表历史上丰富多彩的设计创意,而这些古董表或多或少地带有CODE11.59的一点影子;机芯是实力,新表配新机芯的作法,在行业中就是秀肌肉,就像拳手登台后大吼一声“还有谁?!”;最后, Francois总裁的铿锵激昂的一番讲解,如同一边把新表戴在你的手腕上,一边在催促着“好不好?好不好?”。
当然好了!在我的心目中,爱彼的产品都是好东西,没有例外。像我们这些已被爱彼深深“毒害”的顾客/媒体,在新品的影像投射到视网膜之前的几个毫秒,“好!”字就已经脱口而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