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爱彼客户维修服务中心

对爱彼表的敬佩,始于 Philo- sopher“哲学家”,成于复杂功能。最初,对于复杂功能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,搞不清 Louis Audemars、 Audemars Freres, Victorin Piguet. Piguet&Cie的区别,看到带有 AudemarsPiguet的和带有的,统统归入 Audemars Piguet名下,看上去似乎是爱彼赚到了便宜,其实是那些小品牌傍到了大款吧,都死了好几十年了还有人惦记着,托的都是爱彼的福。

好的是,从这些真真假假、是是非非中爬摸地走出来,比读品牌宣传册能了解到的要多很多、成熟很多,这也让我逐渐养成了自己看表、试表、用表的习惯。拿到新表,首先关注的是视觉上的感受:第一印象,是巨大的“开面”。正如 Francois总裁所说的,全屏、满屏是今天工业设计的趋势,从手机、电脑到电视、电影,屏幕的边框越来越窄,满屏不仅代表了高科技,也暗示了视觉的尊重,最大化地融合技术和人文。

但是满屏也给设计师带来挑战——没有表圈、没有形变,可以发挥的空间所剩无几了。在 Le Brassus第一次看到这款表,我曾经抱怨它的指针太细太平淡了,如今再仔细地看,才体会到其中奥秘。细窄的外圈,以及同样细小的内圈刻度,如果安上流行是非非中爬摸地走出来,比读品牌宣传册能了解到的要多很多、成熟很多,这也让我逐渐养成了自己看表、试表、用表的习惯。拿到新表,首先关注的是视觉上的感受:第一印象,是巨大的“开面”。

正如 Francois总裁所说的,全屏、满屏是今天工业设计的趋势,从手机、电脑到电视、电影,屏幕的边框越来越窄,满屏不仅代表了高科技,也暗示了视觉的尊重,最大化地融合技术和人文。但是满屏也给设计师带来挑战——没有表圈、没有形变,可以发挥的空间所剩无几了。